相关文章

江苏以大数据精准化测土配方施肥

    我国耕地总体质量如何?土壤耕层变浅、有机质流失、重金属污染有没有法子治理?在前不久召开的全国耕地质量建设现场会上,农业部和各地开出了药方。

    我国耕地总体质量如何?

    四成耕地退化,东北、华北耕层变浅,南方酸性土壤扩大

    粮食安全的根本在耕地、关键在耕地质量。农业部种植业司司长曾衍德透露,我国耕地退化面积占耕地总面积的40%以上。全国各地耕地退化情况不尽相同,东北黑土层变浅,比开垦初期下降了20—30厘米;南方土壤pH值小于6.5的比例比30年前扩大了13个百分点;华北耕层变浅,小麦玉米轮作区耕层平均厚度比30年前变浅5厘米;西北地区土壤盐渍化面积多达3亿亩……

    农业部耕地质量建设与管理专家组副组长李保国教授说,未来我国粮食消费需求仍呈刚性增长趋势,到2020年粮食需求增量在1000亿斤以上。要实现这一目标,在严守耕地数量红线的同时,更要保证高标准的耕地质量。

    “必须确保到2020年建成8亿亩集中连片、旱涝保收的高标准农田,并将耕地基础地力提高0.5个等级,土壤有机质含量提高0.5个百分点,实现农药、化肥用量零增长,耕地酸化、盐渍化、污染等问题得到有效控制。这是我们提升耕地质量的总体目标。”曾衍德说。

    耕地养分不均衡怎么办?大数据精准化测土配方施肥

    土壤养分不均衡,是当前耕地质量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主要是农民不合理施肥造成的。江苏整合全省土地信息,通过短信、手机客户端和微信公共账号向农民推荐合理施肥方案。”江苏省耕地质量保护站的专家殷广德说。

    在江苏省耕地质量管理数据中心,工作人员杭天文向记者演示了“测土配方施肥专家系统(触摸屏版)”的操作过程:首先屏幕上会出现一幅江苏省行政区域图,用手指触按相应按钮,不断放大地图,屏幕会显示出所在村庄的卫星照片。然后农户点击自家田地,屏幕上就会出现施肥方案推荐卡。从推荐卡中农民可以清楚地了解土地的土壤成分、氮磷钾含量、目标产量以及施肥方案等。

    “农户还可以根据目标产量选择肥料。”杭天文演示,“比如现在的目标产量显示的是475公斤/亩,修改为500公斤/亩,配方肥和尿素使用量就会相应变化。”

    “这个系统已经在基层农技服务中心和化肥销售点配置,在服务人员的指导下,农民可以查询打印《施肥推荐卡》。”杭天文说,“除此之外,农民还可通过短信、微信公共账号、手机客户端等渠道获取施肥推荐方案。”

    土壤有机质流失怎么办?创新秸秆还田技术,有机肥绿肥齐上阵

    东北是世界三大黑土区之一。吉林省黑土耕地面积520万公顷,占全省耕地面积的74%。面对黑土层不断变薄,有机质流失严重的现状,吉林省农委联合国土、水利、财政等部门启动了《2014年吉林省中部粮食主产区黑土地保护治理工程》。

    吉林省农业委员会巡视员于文波说,吉林主要通过鼓励农民施用秸秆腐熟剂和有机肥提高土壤有机质。自2008年起,省财政每年安排1000万元,在5个县(市)开展增施有机肥试点工作,每年实施面积100万亩。甘肃省80%以上的耕地为中低产田。

    甘肃省农牧厅副厅长杨祁峰介绍,在中东部旱作农业区,实施了全膜双垄沟播秸秆腐熟还田技术模式,在河西及沿黄河灌溉农区通过施用有机肥、土壤调节剂等提高土地肥力。

    杨祁峰说:“通过四年的连续实施,项目耕地地力等级提高0.5个等级,达到了亩产增产50公斤,亩增收80元的效果。”

    耕地重金属污染怎么办?湖南分类治理,四川建立档案

    2013年,湖南镉大米流入广东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作为稻米镉污染的重灾区,湖南省在长株潭地区启动了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和种植结构调整试点工作。

    湖南省农业委员会巡视员李志纯介绍,长株潭地区有170万亩重金属污染耕地重点区域。其中,稻米镉含量在0.2—0.4毫克/千克的耕地为76亩,列为达标生产区;稻米镉含量大于0.4毫克/千克,土壤镉含量不大于1.0毫克/千克的耕地有80万亩,列为管控专产区;稻米镉含量大于0.4毫克/千克,土壤镉含量大于1.0毫克/千克的耕地有14万亩,列为作物替代区。

    在达标生产区,采用镉低积累水稻品种,并通过喷施叶面肥,种植绿肥,深耕改土措施修复镉污染,确保水稻不超标。在管控专产区,采用专用品种、专区生产、专企收购、转仓储存的方式封闭运行,严禁镉超标粮食流入市场。在作物替代种植区,不再种植食用水稻,进行种植结构调整。

    “湖南省争取了中央财政试点资金11.56亿元,19个试点县市区均指派1名省级专家包县指导。”李志纯说。

    四川省为了防控土壤重金属污染,从2012年起,共完成了174个农业县土壤重金属污染普查,建立起了土壤环境质量档案,初步摸清了省内的土壤重金属污染分布情况。四川省农业厅副厅长牟锦毅介绍,四川省以此为基础在重点区域启动了9000多个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长期低位监测点。今年在5个典型县启动了土壤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控试点。“接下来,我们要编制全省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防治规划,力争3—5年的时间,全面完成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详查,将污染状况确定到田块。”牟锦毅表示。